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[赤裸娇妻] [作者:不详] [1-11]
[赤裸娇妻] [作者:不详] [1-11]

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-7-9 21:05 编辑
01 红杏出墙

  上了出租车后我一直把妻子搂得紧紧的,毕竟一个多月没见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了,一路卿卿我我的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。

  「姚歌,你回来啦,看你们小夫妻俩亲热的,小惠可要想死你啦!」刚下车就有人跟我打招呼。

  「嗨!海生、海亮!你们还好吗?等会到我屋里喝几杯吧!」我一回头也打了个招呼。

  「还是不了吧,今晚你们小夫妻还是好好亲热亲热,酒还是免了吧!」海生摆了摆手一脸坏笑。

  海生、海亮兄弟俩是我的房客,父母搬去我哥哥那里后,家里多出两间空房,东边的一间租给了他们兄弟俩,他们是从乡下到城里来的打工仔,兄弟俩长得五大三粗的,平时也帮我干了不少力气活,跟我相处得还算融洽,只是妻子总是不喜欢他们俩。

  我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,隔壁门开了,探出一个人头,「姚大哥回来啦!」我侧身一看是阿健,忙应道:「回来了,等会我还要找你,有点资料还要找你翻译一下。」阿健是我的另一位房客,住在我们西边的那间屋子,是外地来本市就读的大学生,今年就要毕业了,因为不喜欢学校宿舍的嘈杂和乱七八糟的规矩,三年多来一直住在我这里,因为外语很好,我平时有不少资料总是给他翻译,报酬基本上可以抵扣房钱了。

  「你这家伙,平时姚大哥长,姚大哥短的,今天他回来叫你一起去车站接也不肯。」妻子跑上去拧着阿健的耳朵说道。

  「哎呦!轻点啊!惠姐,我去干嘛呀,你们夫妻两个搂这幺紧,我一个人在旁边当电灯泡啊?」阿健皱着眉头嬉皮笑脸地说。

  「还贫嘴!打你个臭小子!」妻子嬉笑着一挥手在阿健的头上拍了一下,转身和我进了屋。

  一进屋子,我把行李往地板上一扔,一把就抱起小惠亲吻了起来,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衣里边。

  「不要嘛!看你猴急的样子。」妻子气喘吁吁地想要推开我。

  「怎幺不急啊,都一个月了,你这小骚货难道不想啊?」一会儿我就把她的胸罩给解了开来,把手掌直接握在那两团又大又嫩的奶子上,轻轻地搓揉了起来。

  「啊!什幺嘛!你才骚呢!整天就想着这东西。」妻子在我怀里抗议。

  「好啊!那让我看看我们俩到底谁更骚。」我的另一只手掌撩起她的裙子,指尖挑起内裤边缘,顺着光滑柔嫩的小腹慢慢地伸了下去……「不要啊!」妻子一把摁住我的手说道:「对不起啦,今天正好不方便。」「啊?不会吧,靠!这幺不巧啊!」我把手依依不舍地从妻子内裤里退了出来。

  「老公啊!你不要这幺猴急嘛!过几天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啊,小弟弟乖啊!」妻子捧着我沮丧的脸象哄小孩子一样对我说道。

  还能怎幺样呢?我把头靠在心爱的妻子大大软软的胸脯上,索性装成小孩子的模样扭了扭脖子说道:「弟弟不乖,弟弟要吃奶。」「啊?呵呵!你呀!真拿你没办法,好吧,妈妈喂你吃奶。」说完了就撩起上衣把一对白白圆圆的大奶子露了出来。

  看见妻子胸前这对熟悉的大奶子,我迫不及待地把嘴唇凑了上去,轻轻地含住那粒小巧粉红的乳头,微微的吸了起来,一只手握住另一个奶子揉弄着。

  「啊……」在我的挑弄下,妻子的乳头慢慢挺了起来了,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  「啊…啊……老公啊!好了没有了啊!我都被你弄得受不了了啦!啊……」妻子闭着眼睛嗲声嗲气地说道,宽大的屁股轻轻的摇动着。

  看见美丽的妻子淫荡的摸样,我胯下的阴茎变得异常坚挺,我直起身子扶着妻子美丽而泛着一层红晕的脸,俯首在她的耳际轻轻地说道:「老婆,我等不到几天后了,满足我,好不好?你知道怎样做的。」妻子温柔地吻了我一下后,会意地蹲了下去,松开了我裤子上的皮带,把我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齐褪了下去。

  我坚挺的肉棒一下冲破了束缚弹了出来,妻子用芊芊玉手轻柔地握住,用另一只手托住阴囊,把头微侧后舔弄着我的阴囊和睾丸。

  「哦……」我的喉间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吼,妻子的嘴唇是那样的火热,甚至有些滚烫的感觉,时而将一颗睾丸含住,时而用灵活的舌尖轻舔那里的皮肤。

  妻子还不时的把目光瞟向我,似乎在试探着我的反应,当我与她的目光相遇时,我深切地体会到什幺叫做「媚眼如丝」。

  妻子湿润火热的舌尖顺着我阴茎根部慢慢地滑至我充血的龟头,然后用软软的嘴唇将它整个地包围……我用双手扶着妻子的头,看着自己的肉棒整根没入妻子小巧的嘴巴,又被反复的吞吐着,上面因为涂满了唾液而显得闪闪发光。

  「哦!」一阵阵快感从我的下身袭来,忍不住按住妻子的后脑勺加快了抽送的频率。

  妻子的鼻息变得越来越沉重,那对丰满的奶子也因为身体的摆动而不停的跳动着。

 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到达顶峰时,妻子将我的肉棒吐了出来,用手掌握住肉棒飞快的套弄起来……「哦……」我终于忍不住射了,妻子闭上了眼睛,任我将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在她美丽的脸上。

  妻子喜欢口交,但是却不喜欢我射在她嘴里,每次口交总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的。

  「老公,今天你射得好多啊!呵呵!怪不得你这幺猴急啊!」妻子一边擦拭着脸上的精液一边笑着说。

  「还说呢!这是我积蓄了一个月的精华啊,本来想回来好好填满你下面的小骚洞的,哪想到放了个空枪。」我笑道。

  「去你的,人家的脖子都弄得酸了,还不是为了你这空枪,以后空枪也不给你放了。」「好吧!好吧!我要去洗枪了,下次还要靠它打仗呢!」我一边跟妻子调笑一边转身走进了浴室。

  晚饭后,我坐在电脑前一边整理着一些资料一边对妻子说:「小惠啊,人家海生兄弟跟咱们打招呼你怎幺理都不理他们啊?」「那两个乡下人啊!哼!这种粗人,我才不要理他们呢!」妻子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轻蔑的说道。

  「你呀!话怎幺能这样说呢?人家也帮我们做了这幺多事情了。」我责备道,「你对阿健那小子那幺热情,却对他们兄弟那幺冷淡,人家会有想法的。」「怎幺了,你吃醋啦,阿健是大学生,那两个乡下人怎幺能跟他比啊!再说了,他们兄弟俩可是进过监牢的人,说不定哪天又犯了法也不知道。」妻子脸上一脸的不屑。

  海生海亮兄弟俩以前曾经犯盗窃罪吃过官司,所以两人都三十几了也找不到老婆。我知道他们有前科以后就偷偷在他们屋子里装了个微型摄像头,这样可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,因为万一他们再犯法的话,我这个房东难免也会牵连。为了省点钱,我这屋子出租又没去有关部门办租赁手续,出事的话,最轻也会被罚掉一笔钱。

  不过装摄像头这也是犯法的事,所以我装得十分的隐蔽,并且还没有告诉妻子。

  听妻子这幺一说,我把监视器画面切到摄像头监视的隔壁屋子……我见到的画面有些奇怪,只见海生把脸贴在我们两间屋子相隔的这堵墙壁上,一动不动的。

  我正觉得奇怪,耳机里传来海亮的声音:「哥,有动静吗?」「没有,他们好像在说我们的名字。」海生说道。

  「在说我们?说什幺?」「不知道,现在没有声音了。」妈的!这两个家伙原来在偷听我们说话啊!

  「小惠那骚娘们怎幺还没开始叫春啊?你听听清楚。」海亮问道。

  「没有,那骚女人平时叫床声音很响的,不会听不见的。」那两个王八蛋!我心里骂道: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原来他们想偷听我们夫妻作爱的声音啊!看样子以前还被他们听到过我妻子叫床的声音。

  「难道他们还没有开始干啊?妈的!原以为他们小夫妻久未见面一定会急着干一场的。」海亮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。

  海生把脑袋从墙壁上移了开来,有点沮丧的说:「看来今天他们是不会干了,姚歌那小子可能旅途累得不想干了吧!」「那小惠那娘们一个多月没碰男人,倒也受得了啊?」海亮说道。

  「哼!你怎幺知道这几天她没碰过男人?说不定这些天被别的男人给喂饱了,哼哼!我看她一定跟阿健那小子有一腿。」海生冷笑着说道。

  「是啊!提起小惠那婊子心里就有气,跟阿健总是打打闹闹、眉来眼去的,我们帮他们做了那幺多事情,她也不说一个谢字。」海亮恨恨地说道。

  「就是,那婊子高傲得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咱们兄弟俩。」「哎!」海生叹了口气说道,「姚歌也真是块木头,你看刚才,老婆在自己眼前跟人打情骂俏的,也不生气。」我听着心里想:这是你们两个多心了,阿健在我们这里住了这幺久了,彼此都很随便了,再说我妻子天性活泼开朗,平时和我的朋友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。
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09 16:28重新编辑 ]